笔花钗影

泥足深陷

玫瑰城堡


玫瑰城堡

      午后约莫三点的时候,约瑟芬·博阿尔内走进了屋子,带入了室外淬着冷意的气息。日头已经西斜,马尔梅松堡笼在将暮的橙光里,没有暖意。

      独居的皇后解下了落雪的大氅,异域而来的地毯踩上去柔软而舒适,像是某种动物温驯厚实的毛皮。炉火在她的颊上晕出绯色,苍白的唇却始终泛着困乏的倦意。奇异的麝香漫过每处棱角,她出神地凝视着跃动的炉火,深棕的眸子里溢出未出声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 画面在她的眼前一帧帧地跳转,定在了多年前的相遇。年轻的军官刚从战场归来,眉目间都是张扬的自信与雄心。他望向她的的目光热切而专注,带着与之一贯不甚相符的温柔。

       日色昏暗下来,模模糊糊地又起了雪。莫梅森的纪念品在雪中盛放。帝国的统领在书案前忙碌,没有抬首。